战平垫底队暴露诸多问题,兰尼克还需更多时间重整曼联

战平垫底队暴露诸多问题,兰尼克还需更多时间重整曼联

记者寒冰报道加里·内维尔的愤怒是显而易见和可以理解的:如果不是卡瓦尼和德赫亚,兰尼克的曼联将从圣詹姆斯公园带回毫无遮掩的耻辱。人们对这位“现代德国足球体系之父”寄予厚望,却发现4场比赛之后,曼联依然没有明显的“兰尼克烙印”。招牌式的压迫?没有。清晰的攻防体系?没有。甚至连进攻端的进步也没有,每场1个进球不变,射门数却在不断下降。

加里·内维尔显然明白红魔出现了“内部问题”,关于领导力和更衣室的问题。但兰尼克至少目前无能为力,因为他甚至都没有时间让球员们通过训练熟悉自己的战术。兰尼克最大的对手不是“争四”的阿森纳、热刺、西汉姆联,而是奥密克戎变异病毒。内维尔的愤怒兰尼克都非常清楚,但他需要时间,而这正是他最缺少的东西。

让曼联虚弱的不止是病毒

2021年的第一个客场,曼联在伯恩利登上英超积分榜的榜首;但在这年的最后一个客场,红魔以令人难以置信的虚弱表现排名第七。当年的基恩是真的敢在圣詹姆斯公园和希勒硬杠,但如今的曼联全队在咆哮的保级球队面前,居然退缩了。谢尔维就足以让麦克托米奈和弗雷德不知所措,而曾被纽卡球迷痛斥配不上这件球衣的乔伊林顿,全场的铲球次数比任何曼联球员都多。

红魔赛季首次在英超半场只有1次射门还偏靶,中场休息时解说嘉宾内维尔痛斥红魔上下“弱爆了”,还点出了更衣室问题。赛后兰尼克否认了内维尔的断言,但“92一代”的资深老将,可比才来了梦剧场几周的兰尼克更了解内情。兰尼克有很多借口为自己开脱:几乎横扫全队的奥密克戎变异病毒,让他两周来只能在赛前才首次凑齐25人的合练,球员们大都也有超过10天没正规训练。马奎尔整个赛季都魂不守舍,瓦拉内刚刚伤愈,两人的先后失误为曼联的混乱定下了基调。

现在的曼联甚至比索尔斯克亚时代更糟糕,就像奥运会上掉棒的接力队,兰尼克接过了挪威人的棒,可娃娃脸教练并没有离开跑道。更重要的是,内维尔认为曼联不像他所在的时候,甚至连对手纽卡斯尔联都不如的是——没有人愿意承担责任,至少有领袖的威严。内维尔直接点了C·罗的名:“赛季初我们就谈到了球星们的肢体语言,当时C·罗在对埃弗顿时就临阵脱逃,这次又是,对沃特福德和诺维奇都是。”

不仅C·罗,发挥简直是灾难性的B·费也在抱怨。他们是曼联最好的球员,当他们都只会抱怨,而马奎尔和瓦拉内一直在用失误考验德赫亚时,这对红魔的年轻球员而言是毁灭性的经历。兰尼克否认两位大牌明星在更衣室有不满,可这不是葡萄牙人赛后直接走进球员通道,而没有向追随球队而来的球迷致敬的理由。

马奎尔同意兰尼克的观点,承认对纽卡时球队犯了太多主动失误。可病毒和缺乏训练不是表现如此糟糕的理由,毕竟曼联还有对水晶宫的半场精彩表现,证明他们能够做到“兰尼克主义”的高位逼抢,哪怕只有45分钟。曼联完全具备实现“兰尼克战术”的能力,但缺乏意愿,这是内维尔最为愤怒的。马奎尔承认的草率,在他看来就是不负责。毕竟曼联在争四进程中本就处于积分劣势,如此轻易丢掉两分,将让球队更加被动。

兰尼克还需要更多的时间

红魔北上泰恩河畔之前,兰尼克还在完善自己的团队:运动心理学家萨沙·伦斯和助教阿玛斯才刚到位。两人此前都在红牛集团工作,目前还没有时间展示出自己的能力——正如兰尼克一样。当曼联球员浪费掉最后一次进攻机会后,德国教练愤怒地转身,疯狂拍打自己的手臂:显然,他那时候的情绪比内维尔还要激烈。

兰尼克总结了曼联的表现,其实也是他带队四场的小结:“缺乏控制,缺乏精确性,以及表扬德赫亚。”兰尼克一直在场边痛苦地看着曼联球员在麻木和草率地浪费时间,现在他总应该知道自己要为曼联做什么。兰尼克唯一能感谢的是运气:挪威式的曼联幸运地战胜诺维奇,又幸运地在纽卡斯尔逃过两次门柱,德赫亚的三次神奇扑救换来了1分。

现在就质疑兰尼克的能力,还为时太早,因为德国人甚至还没有时间了解自己的球员,他们就被病毒隔离了16天。正如内维尔所言,曼联真正的兰尼克时代应该是从对阵纽卡之后。因为这场比赛才让德国人看到了曼联最糟糕的一面:中场的空洞、进攻缺乏凝聚力和灵感,当然还有失误不断漏洞百出的防守。

德国人反驳了有些情绪化的内维尔,认为曼联的问题只是身体上而非心理上,暗示自己可以改变球员的状态:“用速度、节奏和身体素质满足教练的要求,当球员们做不到时会有一些抱怨,我不认为这是主要问题。”事实证明,兰尼克没有将卡瓦尼送到巴萨是多么明智。乌拉圭人出场后带来的活力和效率,拯救了曼联。

兰尼克承认马奎尔所言的“队员们已经精疲力尽,一半球员刚从感染病毒后的康复中复苏”,但之后的比赛就没有这样的借口了。除了博格巴,曼联基本全员齐聚。2月底客战马竞之前,兰尼克有足够的时间完成自己的球队架构。届时,他可就不会再有队内聚集感染和对球队缺乏了解的借口了。

因为与弗格森和曼联的渊源,《曼彻斯特晚报》形容索尔斯克亚与曼联就像《卡萨布兰卡》里的亨弗莱·鲍嘉和英格丽·褒曼一样,他们心中永远有巴黎,但浪漫已经结束。而兰尼克和曼联之间,从来也永远不会有巴黎,他必须用成绩来维系与梦剧场的浪漫。